这头米贝贝和秦勤和好如初,两人就风溪和楚丹的事做了约定,彼此都不再提这两个人也不再怀疑和对方有什么,并另外要求出现问题第一时间沟通不能冷战。

有了这两个要求米贝贝和秦勤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以前平静的模样。

“对了,这次来找你除了解决我们的事还有一点事想问问你”。

米贝贝疑惑地看着他无声地询问他要问什么事情。

秦勤把自己的来意告诉她,因为她和风溪是凶杀案唯一的目击证人,根据他们说的话当时死者还没死,被他们的车撞了之后伤口触发导致死者死亡。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周围有什么不同?”

死者死状特殊,凶手没有立刻杀掉而是反复折磨,从死者的伤口可以看的出来。

凶手对死者的身体做出那样的改变实在残忍。

米贝贝努力回想然后摇头,当时他们都很紧张哪里注意得到周围。

秦勤泄气,但很快又想通了。

事发地周围没有摄像头,警方只能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希望他们能再想起点什么可是没有。

“没有就算了,我们在查的时候把两个死者周围的人都查了一遍可是他们都有不在场证明,凶手很狡猾一点我们头绪也没有”。

秦勤想到这次的案件就头疼,米贝贝沉默,她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凶手为什么要把他们弄成那样?”

想到那天晚上的女人她就忍不住想干呕,这么血腥的方式竟然也会有人干,那两个人到底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腹部被剖开一个大口子,伤口被强行撑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内脏。

她甚至还记得女人肚子里蠕动的红色条状物。

除此之外,女人的嘴巴被撑大,一截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里面伸出来同样带着鲜血。

越想她头皮越发麻就连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怕就别想了”。

见她脸色不对秦勤立刻阻止。

米贝贝听了他的话脸色才慢慢缓过来。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不说这个了”。

可能是两人刚和好,米贝贝觉得今天的秦勤特别好。

她朝人露出笑容,甜美的好像三月春花。

秦勤久不见她笑今天再次看到她展颜心里一直被堵住的地方终于通畅。

气氛很好,秦勤看着看着忍不住靠近,迷离的眼神让米贝贝脸颊迅速变红眼睛不停转来转去。

心脏虽然狂跳但却很期待,两人谈恋爱那么久只牵过手实在纯洁的不行,看见秦勤放大的面孔她闭上眼睛期待那一吻的到来。

就在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手指距离的时候旁边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米贝贝立刻从期待中惊醒推开秦勤。

秦勤被打断心里一股怒火无法发泄,他目光犀利地看向来人在发现是风溪的时候脸色瞬间变黑。

米贝贝很尴尬,自己和秦勤做亲密的事被熟人发现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有,有什么事吗?”

她看着风溪眼神没了以前的坦坦荡荡而是带着一丝不自在。

风溪原本只是想过来和她道别,离开太久他要暂时回一趟京城没想到竟然看见他们那么亲密的举动。

看着他们的距离逐渐变短他下意识不想看见秦勤触碰到她于是故意弄出声响打断。

“我有事和你说”。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秦勤本来就因为他打扰了自己和米贝贝的相处不爽,见他竟然还想和米贝贝单独说话自然不乐意。

米贝贝看看风溪又看看秦勤最终碍于秦勤没有和风溪离开。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她和秦勤已经说好不要隐瞒对方,而且她觉得自己和风溪之间没什么不能让人知道。

风溪见她没有答应眼神失落,余光瞥过秦勤泛起嫉妒。

“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我要回一趟京城”。

“嗯,我知道了,一路顺风”。

她点头,对风溪的突然离开只一开始有些惊讶然后平静道别。

她的反应风溪很失望可也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于是转身离开。

——

自从上次遇到凶杀案后米贝贝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这件事的消息,只知道秦勤很忙,至于忙什么她知道只是有心理阴影所以她从来不问,问了秦勤也不一定会告诉自己。

因为毕业她和丁梅香约定好的毕业旅行也开始提上日程。

她们都计划好了去什么地方去多久,就在临行的前一晚丁梅香提着行李来到酒店。

她们明天就要启程,这次的毕业旅行不仅是两个人庆祝毕业还是丁梅香的单身旅程。

这一晚两人聊天聊到很晚,第二天天还没亮就离开。

夜悠起来的时候人已经走了,看着空荡荡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房间她关上门转身离开,却在回头的时候看到颂紫打着呵欠出来。

“人走了?你要现在去?要不我去吧”。

“你去和我去有什么区别”。

“也是”。

颂紫点头,这家伙都不知道消失多久了,现在冥府里还能认出她的人几乎没有,所以不管她们谁去都一样。

“你确定要这么做?这样的话不仅下面会受影响,这里也会”。

“乱就乱吧,反正现在也乱,而且快点动作就能快点结束”。

现在这样的进程实在太慢,米贝贝那家伙笨的要死,不给她点压力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胜任那个位置。

“不过你确定她愿意?”

先不说米贝贝对于他们的打算毫不知情,就算让一个普通人来也不一定愿意吧,即使能长生不老,掌握生死。

夜悠无所谓地看着她。

“这可是你老公选的人,她要是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啊,反正和我没关系,我只负责做好约定的事情”。

她的话让颂紫一噎,这个确实是,不过谁让她那么任性。

她瞟了夜悠一眼最后目送人消失在原地。

阴阳城,夜悠直接来到阴阳城政府。

门口两个穿着保安制服的阴魂在看见夜悠要进去的时候立刻拦住。

“你干什么的?”

“来办点事情”。

“办什么事?”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齐齐看向夜悠。

“这里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地方,你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不能进去”。

“为什么不能,我记得以前没有这条规矩”。

阴阳城政府还是经过她授权设立的,让从前南风市的市长负责,不过过去那么多年了听说他不想干找个人代替他然后投胎去了。

也是,上百年待在一个地方真的很无聊,如果是自己早就跑了。

()